转型百问|Q14:数字化转型为什么应该作为企业核心战略?

发布时间:2021-06-16 来源:

640.gif

屏幕快照 2021-06-16 下午1.48.19.png

屏幕快照 2021-06-16 下午1.48.25.png

                 Q14:数字化转型为什么应该作为企业核心战略?


【A1】当前,顺应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把握新一代信息技术引发的产业革命窗口期,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重构产业竞争新格局,实现换道超车是千载难逢的重大机遇,是大势所趋。只有顺应世界产业革命大势,与国家数字化发展战略同频共振,应势而动,顺势而为,将数字化转型作为企业(组织)核心战略,构建数字时代新商业模式,开辟数字经济增量发展新空间,才能更快更好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同时,数字化转型也是加速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路径,通过发挥数据要素的创新潜能,打造数字新能力,能够有力推动从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益型,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以及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等战略执行落地。

【Note】

企业发展战略重点应该随着国际国内产业变革趋势和国家重大战略导向而确定,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是我国企业转型发展面临的宏阔时代背景,要求企业紧抓新一代信息技术带来的产业变革历史性机遇,走出一条从跟跑到并跑、领跑的新发展路径,提高应对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的能力,顺应并主动把握数字经济变革引发的颠覆式创新。


一是由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于企业而言,就要找准在全球供给市场上的定位,以更高价值的产品和服务供给,提升在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中的地位,培育竞争合作新优势。数字时代的高价值产品和服务供给就是要从提升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出发,利用数字技术以更快的技术创新迭代周期、差异性更大的定制化服务、更小的生产批量以及更快适应不可预知的供应链变更中断,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开辟发展蓝海。


二是由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益型。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从“规模”要效益转向从“质量”要效益,原来从“规模”要效益的方式追求高效率、低成本的规模化,多样性会造成“规模效应递减”,追求创新和高质量总体上属于“不经济”的选项。而从“质量”要效益从根本上来说就从“低成本传统优势”走向“价值增值新路线”,以数字技术提升多样化效率,开拓成本不敏感型范围经济新模式新业态,使得价值增长不再单纯依靠低成本、差异化,而是价值复用和倍增。


三是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依靠要素和投资驱动了超过40年的高速发展,创新是我国从大国走向强国的源动力,按照熊彼特理论,创新就是将各种要素形成一种新的组合,带到生产体系中,变成实实在在的生产力。数字时代数据成为驱动转型创新的核心要素,数据不仅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还能够充分激发现有资源要素潜力,促进资源在不同用途之间合理配置,使各类要素边际生产率达到最高,各类要素的边际报酬达到最高,实现各类生产要素投入产出效率最大化,为生产力提升带来持续强劲的动力来源。


四是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形成中国方案中国路径。2020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外开放是基本国策,我们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在全球物质经济发展遇到天花板的情况下,对于我国企业而言,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关键在于利用我国推动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的综合优势,抓紧探索出一条数字经济增量发展的“中国模式”,为全球经济破除增长瓶颈,开辟发展新空间提供“中国方案”,更有力阐释“命运共同体”理念。

屏幕快照 2021-06-15 上午10.07.25.png

百问2.jpeg

鸣谢1.jpeg

后缀1 参与活动二维码.png

后缀2.png

后缀3.png

后缀5数化转型指引.png

后缀6网站码.png


640.gif

屏幕快照 2021-06-16 下午1.48.19.png

屏幕快照 2021-06-16 下午1.48.25.png

                 Q14:数字化转型为什么应该作为企业核心战略?


【A1】当前,顺应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把握新一代信息技术引发的产业革命窗口期,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重构产业竞争新格局,实现换道超车是千载难逢的重大机遇,是大势所趋。只有顺应世界产业革命大势,与国家数字化发展战略同频共振,应势而动,顺势而为,将数字化转型作为企业(组织)核心战略,构建数字时代新商业模式,开辟数字经济增量发展新空间,才能更快更好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同时,数字化转型也是加速高质量发展的核心路径,通过发挥数据要素的创新潜能,打造数字新能力,能够有力推动从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益型,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以及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等战略执行落地。

【Note】

企业发展战略重点应该随着国际国内产业变革趋势和国家重大战略导向而确定,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是我国企业转型发展面临的宏阔时代背景,要求企业紧抓新一代信息技术带来的产业变革历史性机遇,走出一条从跟跑到并跑、领跑的新发展路径,提高应对复杂性和不确定性的能力,顺应并主动把握数字经济变革引发的颠覆式创新。


一是由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是……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对于企业而言,就要找准在全球供给市场上的定位,以更高价值的产品和服务供给,提升在供应链、产业链、价值链中的地位,培育竞争合作新优势。数字时代的高价值产品和服务供给就是要从提升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出发,利用数字技术以更快的技术创新迭代周期、差异性更大的定制化服务、更小的生产批量以及更快适应不可预知的供应链变更中断,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开辟发展蓝海。


二是由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益型。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从“规模”要效益转向从“质量”要效益,原来从“规模”要效益的方式追求高效率、低成本的规模化,多样性会造成“规模效应递减”,追求创新和高质量总体上属于“不经济”的选项。而从“质量”要效益从根本上来说就从“低成本传统优势”走向“价值增值新路线”,以数字技术提升多样化效率,开拓成本不敏感型范围经济新模式新业态,使得价值增长不再单纯依靠低成本、差异化,而是价值复用和倍增。


三是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依靠要素和投资驱动了超过40年的高速发展,创新是我国从大国走向强国的源动力,按照熊彼特理论,创新就是将各种要素形成一种新的组合,带到生产体系中,变成实实在在的生产力。数字时代数据成为驱动转型创新的核心要素,数据不仅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还能够充分激发现有资源要素潜力,促进资源在不同用途之间合理配置,使各类要素边际生产率达到最高,各类要素的边际报酬达到最高,实现各类生产要素投入产出效率最大化,为生产力提升带来持续强劲的动力来源。


四是推动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形成中国方案中国路径。2020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外开放是基本国策,我们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形成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在全球物质经济发展遇到天花板的情况下,对于我国企业而言,推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关键在于利用我国推动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的综合优势,抓紧探索出一条数字经济增量发展的“中国模式”,为全球经济破除增长瓶颈,开辟发展新空间提供“中国方案”,更有力阐释“命运共同体”理念。

屏幕快照 2021-06-15 上午10.07.25.png

百问2.jpeg

鸣谢1.jpeg

后缀1 参与活动二维码.png

后缀2.png

后缀3.png

后缀5数化转型指引.png

后缀6网站码.png